过气老咸鱼。

Let it be me.
咸鱼失踪期

[py]我最最亲爱的你。

#这次是真的ooc.
#原谅我的流水账。
#日常把人写死。

  
   Pha来电话时是凌晨。

   随意地撂下一句话就挂了。

  我恍恍惚惚的,这来的突然。哦不,也不突然,只是快,比预料之中来的快得多。

  那个曾经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那个曾经不用猜也知道的声音如今却是异常的陌生。

 
  抬头瞧了瞧墙上的石英钟,一点二十五。

  起身揉了揉一整天未梳理的头发,去厨房拿起一瓶酒,他们总说酒可消万古愁。

  一杯一杯喝着,一点一点回忆着和Pha的点点滴滴。

  我和Pha是在高中认识的,寄宿,就是那种上下铺。他在下铺。
   一直觉得他高冷得要命,用同宿舍的人来说就是成天一副每个人欠他好多钱似的。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长得很好看。

  我虽然也觉得舍友说的没错,但是我就是想靠近他,想跟他多说几句话。
  我喜欢他。
  好吧,我是个弯的。

  宿舍人不知道我是弯的,只是觉得我奇怪,斯斯文文的不像一个男生。我害怕,害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瞧着我,包括我父母,他们也不知道。如今这个世道,同xing恋总是不被人接受的。

  我跟Pha表过白,和舍友玩真心话大冒险时。
  我输了。选了大冒险。
  舍友嘻嘻哈哈地让我给喜欢的人去表白,我扭扭捏捏的,因为他就在旁边看书,很安静。
  “能不能换一个?”我祈求。
  “不行啊!”
  “就是,你小子,长得那么可爱,咱们系喜欢你的女生也不少于pha啊,你难道没有看上的?我可不信!”
  “我……”
  “快点快点!”

  我静静地走到他身边:“Pha……我,我,我喜欢你……”我艰难的说完,随后就感觉呼吸困难,感觉已经喘不上气儿。
  “嗯?”他疑惑的抬头。
  “他们让我给喜欢的人表白,又没说是喜欢的女生,而且现在是晚上。”
  我暗自庆幸自己的机智,也有点觉得自己怂,就应该告诉他自己喜欢他。
  哪知人家才不把我当回事,直截了当地回了我一句:“哦,那谢谢你,被男生喜欢也是我的荣幸。”
  他刚说完我的脸瞬间就红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是舍友及时救了场:“喂喂喂!你俩干嘛呢,眉目传情?都怪我们……”
  “就是就是,过来,我们继续。”
  Pha也低下头继续看书,我松了口气,轻轻的走开了。

  真正在一起是高二的一个周末晚上。

  那天同宿舍的人除了我和Pha都出去撩妹子,pha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宿舍就我一个人无聊,只能玩手机。
  逛逛校园论坛,突然看见一个关于pha的帖子,就点进去看。
  帖子上说今天有人看见pha领着一个小姑娘去了图书馆,而且有说有笑的。疑似我们的校草有了女朋友。
  我的脸瞬间拉下来:“怎么了就去趟图书馆就是女朋友了?”暗暗咒骂。心里其实没底,图片上的他真的笑的很灿烂。

    第一次见。

  我心烦意乱的关了手机,看看表已经十一点,洗澡。

  洗完澡,出来擦头发。
  “这么慢?”pha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吓得我一哆嗦,毛巾掉了。
  “我……”我回过头去,天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pha走过来,轻轻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毛巾,盖在我头上,给我擦头发。
  我的脸开始发烫。

  pha低头瞧了瞧我,凭借着身高优势顺势把我推到墙边:“怎么?”
  我看向他,突然就撞进他的眸子里,又赶紧低下头:“没没没,什么。”
  哪知他压根不按常理出牌。

  唇被覆盖,我睁大眼睛,对,没错,眼前是Phana啊。
  “闭上眼睛,你看着我我怎么吻你?”他轻声在我耳边低语,酥酥麻麻的。
  我却是乖乖闭了眼,心里却还是砰砰跳。
   “这才乖。”
  唇又一次覆上来,随后便探入我的口中,同我舌头一起交织在一起。

  pha将我抱起轻柔的放到床上:“小猪yo,喜欢我要认真说啊。到最后还是要我表白。真傻。”
  我愣住。
  pha趴在我的颈部,轻轻啃咬着我的锁骨:“你是我男朋友。”不是请求,是通知。
  “嗯。”

  第二天起床,全身酸痛,昨夜他太能折腾了。
  “起来了?”我抬眼看过去,pha不知什么时候起来了,正在看书。
  我撇撇嘴:“还不是都怪你!”
  pha笑着坐过来:“乖。”

  在一起六年。
  分手也是他提出来的。
  平静得很。
  那年我们读大四,陆生突然来找我,大学毕业后他打算去工作。
  “pha!”我开心极了,他很少来找我的。
  “我们分手吧。”他开门见山。
我甚至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我想你听见了,就这样,我走了,还有事。”
   连解释都懒得解释,留我一个人继续努力消化这个有些让我崩溃的消息。
 
  其实我知道,他的父母不同意,我们没有结果,机会都没有。
  可我没办法接受。

  在分手后的几个月里,我找过他,很多次。
  去他的工作单位,去他的家里,去每个他可能出现的地方,都找过。
  每一次他都旁若无人的走开。
  而我也总是抱着侥幸的心态一次一次的去尝试。

  “这位先生,我希望您能别来找我了吗?算我求求您行吗?我有未婚妻,马上就结婚了。”pha终于忍不住在我又一次找到他时跟我说他有未婚妻了,让我别再出现。
  “你骗我,这怎么可能呢?”我惊恐地抓住他的衣服。
  “我早就有女朋友了,婚期马上就到了,如果您愿意我会邀请您参加婚礼的。麻烦您别来打扰我了。”
  留下我一个人,又是一个人。

  酒喝得差不多了,我却感觉自己还没醉。
  距离pha跟我说他快结婚了还不到两天,这就结婚了?但证实了他确实是个办事讲求效率的人。
  分手不也是吗?

     他今晚的电话里说的是,“我明天结婚,婚礼要来啊。”

  突然手机响了,又是他。
  我颤抖的拿起手机:“喂?”
  我在努力保持淡定。
  “请柬刚刚给你发过去了,希望你来参加。”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
  “为什么?为什么又要跟我说一遍?”我有点无力。
  “你喜欢忘事。再提醒一次。”
  “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
  “因为你总是抱着侥幸心理。”

  我安静地挂断电话。
  静静地走向天台。夜很美,东方开始吐白,繁星还未隐去,我抱着酒瓶摇摇晃晃的。
  “今朝有酒今朝醉,房子没了就天堂睡。”我胡言乱语。

  人们总说一醉解千愁,但他们也知道酒入愁肠愁更愁。

  喝完最后一滴酒,我摔烂酒瓶,站上天台,纵身一跃。
  不后悔。

  我只希望,pha能看到那个纸条,我留给他的最后一点东西。

  “我不后悔跳下去。phana,我只后悔没有带你一起。你看我把命都留给你了,我是不是也不是很讨厌?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反对,我可能撑不下去。只想下辈子,如果又被人反对我爱你,我希望跳下去的不是我,是他们。”

  再见了,我最最亲爱的你。

——END——

————————————————
@桃哥哥💫 喊你。

@一入深海 嘻嘻嘻。
同人清单。内含文和微信体,不定期更新。

评论(3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