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老咸鱼。

Let it be me.
咸鱼失踪期

[mk]睡神大佬和新晋班主任的那些小破事(…)

#取名废。
#师生。
#甜向。
#KitKat这个名字永远玩不腻系列。
#我不知道有没有ooc.
#装作这是500fo贺文。
文源于我自己的脑洞:脑洞。
不授权,禁止二改二传。
保有周更的尊严。   
     
     
   
1.

    新学期Ming换了个新班主任,教生物的。

    但这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又不和班主任讲话,上课睡觉不听课,作业不写也不交,前班主任也懒得管他了,反正他成绩也一直稳稳的排在班级前五。

   
  

2.

    新班主任是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男人,十足地青涩,身高目测一米七五左右,皮肤白皙滑嫩,大概就是所谓的牛奶肌肤吧。笑起来脸上有深深地酒窝,班主任的威严?不存在的。倒是十足的可爱。
    哦忘了说,他叫做Kit,KitKat,和一款巧克力撞名了,他看起来就和巧克力一样甜滋滋的。

   
  

3.
    “MingKwan同学,你为什么不交作业?”Kit日常提问。

    “不想写。”Ming趴在桌面上半眯着眼睛一如以往地冷漠回答。

    “怎么可以不写作业呢?作业是对你一天学习的知识的巩固和训练…@!#$%^&*(!@#$%^^&*()”

    Ming:…真烦人。

    “Ming,上课不许睡觉。”

    “…老师,你好吵啊,我昨天做作业做到好晚啊,我想睡觉啦。”

    “…???”

    Kit:???你啥时候交过作业了?

   
   
  
 

4.

    一天又一天的耐心十足地催交作业…

    真是…锲而不舍啊。

    班上的同学有一天惊奇地发现班上坐在最后一排的睡神大佬突然坐起来听课。还每天缴交作业,被老师当成范本放在展台下讲评。

    当然,仅限生物科。

    其他科目仅仅是草草写了作业早晨缴交而已,上课依旧睡觉。

    为什么啊?他们不知道。Ming也不太清楚。

    Ming表示可能是因为看他坚持了快一个学期了,天天这么催,心里都有负罪感了。

   
    
    
  
5.

    “Kit老师,我写了作业哦。”

    “嗯。很棒。”

    “老师不想要夸夸我吗…?”Ming坐在座位上抬头委屈地瘪着嘴看着站在一旁的Kit.

    “你本就该写作业,为什么要夸你?”

    “我有进步嘛,夸夸我夸夸我。”

    Kit不知道当初那个拽半死一副冷漠样子的Ming去哪儿了。

    “…哇,你好棒哦。”

    “那老师要亲亲我以示奖励吗?”

    “MingKwan你别得寸进尺,我是老师,放尊重点,不是你女朋友。”Kit被惹得红了脸。

   

     
     
    
  

6.

    “老师!我今天写作业啦!”

    “那是你本来就该做的!”

    Kit在之前Ming多次不交作业后特意保持的温柔形象
已经被彻底颠覆了。

    明明就是一个爱炸毛生气的傲娇嘛。

    “我要奖励。”

    “没有!”

    “嗷…老师…”

    “…撒娇也没用,我不吃你这套的。”

    ……

    “…哝,给你的。”Kit从办公室抽屉里拿了一包屯着饿的时候吃的KitKat递给眼巴巴地跟了他一路的Ming.

    “谢谢老师!我超喜欢KitKat的!”

   “…嗯。”

    心跳加速。

    Kit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这句话。
   
    是喜欢巧克力…还是…喜欢我?
   
    暂且定义为喜欢KitKat巧克力吧。

  
   
 

7.

    Kit现在一点也不想好声好气地对着Ming,无奈于完全找不到机会骂他,自己的课他认真上,作业按时缴交,其他课虽然不听,但任课老师也放任自流。Kit再想找麻烦也没办法。

   
   
  

8.
同学A:“喂喂喂,你们有没有发现啊,那个Ming最近一直在缠着Kit老师哦。”
同学B:“对啊对啊,而且Kit老师以前对他可温柔了,现在老是一脸不耐烦地对他嫌这嫌那。”
同学A:“嚯咦,反正Kit老师对我们还是很温柔就好了啦。”
同学B:“你…你觉得老师和Ming是什么关系啊?我有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看见老师站在一边看着Ming笑诶。”
同学A:“你别是腐眼看人基吧?”
同学B:“拜托!我的雷达是很准的!我觉得他们之间肯定有猫腻!Ming突然只在生物课不睡觉,按时缴交作业,还经常缠着kit老师,而且上课还一直盯着老师看,这绝对不是认真听讲的状态,一定有猫腻。”

   
  

9.
    “Kit老师!我有问题要问!”Ming坐在书桌前向Kit寻求帮助。
    “嗯?”Kit看着摆在桌面上的物理作业嘴角一阵抽搐。“物理题。我是生物老师。”
    “嗷,可是现在只有你一个老师嘛,而且我要请教的是生物问题。”
“说吧。”
“老师,你教生物应该很了解人体吧,你说…它为什么一看见你就硬啊。”


…(拉灯。)

    “呀,老师的体液弄脏了我的卷子诶。那我就不写好啦。你看你看,都脏了呢。”Ming拿起放在桌面上沾了几滴白白的液体的卷子似是想要证明卷子真的脏了一样在Kit的眼前晃了晃。那人羞得恨不得一头扎进Ming怀里。
“妈的!还不是因为你说要…要在桌上!自己处理!”

  
  
 

10.
    Ming第二天在课上睡着了。

    Kit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可以好好惩治一下Ming.

    站在讲台上将捏在指间的粉笔用力丢向教室最后一排趴着睡觉的人。

    “MingKwan!不许睡觉!”他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喊。
那人直起了身子揉揉惺忪的睡眼,撑着下巴一脸戏谑地看着讲台上气呼呼的Kit.

    下课铃响后Kit抱着教案看也不看Ming径直走出教室走向走廊尽头的楼梯。

    Ming一路跟着他走在背后。

    他口中嘟嘟囔囔地抱怨着。“MingKwan,你能不能坚持地再久一点?这才好好听课几点啊,又恢复原形了?”

    “那我睡眠不够啊怎么办。昨晚我两点才睡的,老师你一点就睡了当然没我困咯。”

    “……那你是自己作的!”

    “那不也有老师的一部分责任嘛。”

    “我哪有什么责任!”

    “你把我卷子弄脏了,我还要交作业,所以我重新誊抄了一份再交上去的啊。我超累的,真的。”

    “…那关我什么事!你自己弄的!”
Ming跟在背后满面委屈地开口。“嗷…可是…那是老师的…。”

    “你不要再说了!总之以后不许睡觉!上课认真听讲!按时缴交作业!要听我的话!”

    “我应该很听话的吧,昨晚你叫我别停我就没…”

    “闭嘴!”

    “遵命。Ming随即答应下来,加快了步子揽住人的腰,“老婆大人。”

——END——
——————————————
以下是其他文章和微信体的传送门哈哈哈哈哈哈。
其他文和微信体emm:
清单。
(MK和邪教Forthming,竹马还有隔壁一年生的KA)

评论(27)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