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老咸鱼。

Let it be me.
咸鱼失踪期

[KA]夫夫向甜梗(三)

1.第一次同睡
2.第一次约会。
3.第一次分别。
设定是工作暖和工作炮。
不授权,禁止二次上传。

    蝉鸣聒噪,夏日炎炎。夏天总是有本事让所有人变得异常烦躁。

    路上的人步履匆匆,所有人都低头看着手机或是抬手为自己提供一片阴影疾走而去。

    Arthit站在公司楼下看着路上步履匆匆的行人意识逐渐模糊。

    这是Kongphop走的第几天?离了他自己的生活就变得毫无乐趣,早上起床洗漱上班,中午小憩一会儿后继续投入工作,下班后独自一人在拥堵的城市中穿行,推门而入是冰冷而黑暗的玄关。

    …他不在,自己的生活似乎一团糟,哦不,就是一团糟。

    “嘿!N'Arthit!”公司的前辈从身后拍了一下Arthit的肩拉回了Arthit的思绪。

    “啊?啊P'Nick.下午好啊。”

    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后便各自回家。

    Arthit路过一家饮品店,挂着的菜单上有粉红冻奶。要是Kongphop在的话,他肯定会先买一杯粉红冻奶来接他回家的。Arthit买了一杯粉红冻奶,这是他这几天来第一次喝粉红冻奶,许久没喝了味道感觉不太一样了,之前入喉的是沁心的甜蜜,今天粉红冻奶本身的甜蜜后心中居然有些泛苦。是因为Kongphop不在吗?

    Arthit觉得他自己有些没用,大三时的教头模样早已消失殆尽,现在满心都是对Kongphop的依恋。嘿Arthit!你快醒醒!即使Kongphop不在,你也要过得好!

    下班的时间临近六点,天色已渐晚,街边商店偶有几家已亮起了灯,天边有几抹粉色的晚霞。三三两两的情侣手挽着手在街上散步,笑容耀眼幸福。

    推开房门迎接Arthit的依然是一室的黑暗。有几处地方仍留着Kongphop的印记。

     
      
       
    阳台上的烟灰缸,虽说自从逼着Kongphop戒烟后就被闲置在那里,但Kongphop在搬家时也硬要连着一起带来说这是和自己爱情的见证者。

    搭在椅背上他专用的蓝色毛巾和桌上他走时因担心误了班机过于匆忙而尚未整理的散落一桌的笔。

   空气中都弥漫着他的味道,但是他人呢?

    蹬掉了鞋子扑上床陷进柔软床垫中,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流畅地输入密码点开Line给对面的Kongphop发了一条消息。
 
    “Kong,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没回复,估计在忙吧。
  
    重新将脸埋入被子里,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但这里面有Kongphop的味道,让人心安。是这股味道让人心安,还是这股味道的主人让人心安,这又有谁知道呢。

    Arthit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日历,被圈起来的两天已经被划掉了两天,还剩一天。
可是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八万多秒。
    啧,真久。

    Arthit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渐渐地开始依赖Kongphop,生活起居全由他来打理,自己理所应当地接受着他的照顾。感觉越变越无能了呢。

    “咕噜噜。”从胃部传来的奇特感觉提醒着Arthit该吃饭了。

    冰箱门上贴满了便利贴,上面细细地写着Kongphop不在时他所需注意的所有事项。Kongphop甚至已经为他准备好每天的菜谱了,连饭都做好了放在冰箱里只需拿出来热一热便可以吃。

“咔咚。”Kongphop回消息了!
“学长想我了?乖啦,我马上就回去了。”
“嗯…想你了…很想你。”
“好啦,暖暖你再等等。”
“…嗯好。”再等一天吗Kong?还有好久啊,我很想你啊。

  Arthit看着冰箱内一盒盒分好的饭菜无奈地撇了撇嘴。吃完这顿再吃一顿早餐和晚餐Kong就回来了。

    “啊啊啊烦死了妈的!”Arthit随手将装了碗的饭丢进微波炉里加热设定了时间后就重重地将自己丢上床。

    妈的死Kong,没事出什么差啊!去你的工作!拴在身边多好啊…这样就不会离开我了啊…

    晚上八点,或许是因为整日的工作过于劳累,Arthit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凌晨接近三点,睁开眼是亮堂的房间,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Arthit眼睛发疼,身侧是冰冷的床单,窗外也是一片黑暗,整座城市都陷入了睡眠。

    深夜是适合胡思乱想的时间。

    突如其来的比白日更强烈的空虚让Arthit鼻子泛酸。侧过身子整个人蜷缩起来抱住膝盖试图给自己一个拥抱来自我安慰。

    瞧瞧你自己现在的落魄样子,没了他你把你自己活成什么样子了?这才几天啊?

    就是…很想你。

    门外传来细细簌簌的抖动钥匙的声响。

    谁…?

   门被推开了,轴心处摩擦发出的声响被拉长了数秒,是谁?

    屋内的亮堂让Kongphop愣了一下。

    还没睡觉?

    “暖暖?”

    Kongphop只听见被子布料摩擦发出的声音和疾步甚至可以称之为跑的脚步声和冲进怀里的温热躯体。

    Arthit伸手穿过人手臂和腰部的间隙紧紧环住Kongphop的腰,微微垫了脚下巴靠在人带着室外热度的肩部衬衣布料上,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地诉说着思念。

    “Kong…我好想你啊。”

    “好啦暖暖,我这不回来了嘛,才两天不见就想我啦?”

    “…怎么样!还不是没人去接我给我带粉红冻奶!”Arthit梗着脖子争辩。

    “是是是,是我想你啦,所以早早弄完工作就坐了最近的一班飞机回来找你咯。”

    “…嗯。”

    “好啦学长,别哭了别哭了,以后我尽量能推就推,好不好?”

    “嗯…”所有的委屈在自己一个人时都可以坚强的咽下,第二天看起来毫无异样,但总有一个人可以用一句话就让你的泪水决堤。

    Kongphop感受到肩膀处传来一滴一滴地温热触觉,偏头一看,居然哭了。垂首在人发顶落下一吻。“好啦,不哭了,乖。”

    “Kongphop…你说我要怎么办啊…才分开两天我就把自己活成这样,怎么这么没用啊…”

    “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的,别哭了别哭了,再哭眼睛就要肿成核桃啦。”

    “…嗯。不许再走了…”

   

————————————————————
自己写着写着都开始不知道这究竟甜不甜了emm…

  
   
  其他文:
清单。
(KA还有隔壁逐月的MK和forthming、竹马邪教。)

 

   

   

评论(19)

热度(97)